《宛梦录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2021-第1章 赤地魔蛇

发布时间:2021-08-23 10:22:50   来源:网络 关键词:宛梦录免费阅读全文

宛梦录免费阅读全文

《宛梦录》是由【水淑子】撰写的一部小说。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第1章 赤地魔蛇

我常常会梦到一个陌生的学堂,那里坐着许多面孔模糊的孩童;讲案前站一个架着单只镜框、长相斯文的青年男子,偶尔在二十来人之间踱步几圈,看弟子们是否都在认真听讲。

坐在第三排的白衣女孩低着头,上下眼皮进行着激烈的交战,不一会,教书的先生便脸色铁青地拿戒尺敲了敲她的案桌,让她站起来回答问题。

少女虽突然精神起来,但却完全不知先生刚才问的什么问题,因此只好尴尬地站站在原地不发一言,随着时间的流逝,先生的脸色也越发难看,一时间整个学堂鸦雀无声——大家都在小心等着这位脾气不太好的先生大发雷霆。

就在先生即将爆发之际,忽然有个声音自女孩右侧传来:

“夏先生,您问的问题并不严谨。按照问题的逻辑,会产生两种算法和两种结果,不知您要她回答哪一种?”

刹那间,所有弟子的目光纷纷投向说话者——站起来说话的,是一个与女孩年龄相仿的青衣男孩。夏先生闻言先是一愣,旋即有些不悦地看着那少年,冷着脸道:“两种算法?你说说看!”

我不记得那少年说了什么,确切的说是根本听不懂。听影说,相子木以前也极喜欢《九章》之类的算术,为投其所好,我曾试着翻阅过书房里的藏书,看了几次后便觉得还是做饭更适合我。

或许是梦的缘故,在那片模糊的人影中,除了夏先生愤怒的神情,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少年的脸——就像我给相子木煎的鸡蛋,白嫩到用筷子一戳就会流出蛋黄。

黑色的筷头轻轻一戳鸡蛋,蛋黄和蛋白便混在一起流了满盘。 相子木盯着盘子沉默一秒,旋即抬眼看着我道:“这就是你跟着影学厨艺一个月的成果?”

“这样煎鸡蛋……嗯……更有营养。”我一边说,一边心虚地低头盯住自己的鞋尖。

“放弃吧,你没有做饭的天分。”相子木将筷子放在碗上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“……可以请您委婉一点吗?”我小声说道。

“请您放厨房一条生路。”我本以为相子木不会听见,不料他还真换了种委婉说法。他说罢便抿了一口价格不菲的早茶。

相子木的早茶实际是我的晚茶。我们生活的地方是三洲之一的赤地洲,这里一日十二个时辰,没有昼夜之分,而我和他的作息是颠倒的:他回来休息时往往是我起床的时间,而我睡觉时他通常正起床出门。

“影,去做份新的早膳。”相子木放下茶杯,对门外唤道。

与相子木声音相似的男音应了一声,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

“影”是相子木的使魔。“使魔”一般是大人物的贴身跟班,这类跟班通常都不是人类,当然,拥有使魔的人也大都不是人类。

按着相子木在赤地的身份地位,明明可以雇佣成百的仆人,但他却坚持让自己的使魔一个人承包所有家务;而影也不愧是他有且仅有的唯一同伴,不仅将家里一切打理地尽然有序,厨艺还是顶级的。

一想到厨艺,我便不由在心里叹一口气,旋即默默上前收拾餐具,端着托盘准备去厨房处理干净。

不等我跨出门槛,相子木忽在我身后问道:“你没有擅自出门过吧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有人来找你吗?”

“除了紫竹,没有其他人了。”我如实回答道。

我自然不过问相子木为何不让我出门,实际上很多问题即便我问了他也不会回答,久而久之,我便养成了听从他的习惯。因此除了出任务,其他时间我都呆在家里与世隔绝,而整个赤地也只有圣地南的玄武君紫竹每半个月会来看我一次——便是紫竹来,也只是为了诊治我的失忆症。所以自我失忆的这半年来,除了影,我没有任何朋友,甚至能叫得上名字的人也不多。

圣地是赤地洲的核心地带,相当于三洲中文明程度最高的帝洲上的帝苑。全赤地顶尖的人物基本都集中在圣地,但与帝洲不同的是,这些人纯按武力高低决定身份地位,而其中最厉害的就是圣地的魔君,亦即相子木的师尊。

“嗯。”相子木简单应了一声,便起身向我的方向走来。

此刻我正端着盘子堵在门口,见他要出门,便退到一边让他,他却停在我身边,目光直直盯着我的眼睛道:“昨天你的烂摊子,师尊交给我了。”

“以和为贵不好吗……”我心虚地低下头,十分希望能有一双隐形的手堵住我的耳朵。

“这里是赤地。”他说着不知为何沉默了几秒,旋即便头也不回地走掉了。

赤地,便是一个崇尚弱肉强食,充满了杀伐与暴力的地方。

以我菜鸡的身手和心软的个性,根本不适合生活在这里,或许这便是相子木不许我出门的原因吧——可偏偏他的师尊总喜欢喊我出任务,虽然任务对象单从武力值来看都是和我一样的菜鸡。

昨天我的任务是与赤炎魔蛇一族的首领谈判。赤炎魔蛇是一种栖息在地底岩浆的怪物,个头是普通蟒蛇的十倍。它们所需食物得在岸上寻找,但能以岩浆为水,于其中自由游行。从能力上来说,只有生命力较为可观,如果不出意外,魔蛇能活上千年,而有着百年修为的魔蛇便可通人语。

若是平时,魔君断不会在意这些战五渣的存在,但因与帝洲将有一战,便不得不重视之——魔君自然不会指望魔蛇在交战时能派上用场,而是因圣地地底覆满熔岩,内城更是以岩浆为护城河。有非盟友的种族在圣地地底肆意游走,虽然数量不多,但到底是个隐患。

昨日将魔蛇头领从岩浆里叫出来,和他谈判了足足两个时辰。头领起先表示它们绝不会帮助异洲人,但暗中又畏惧帝洲强势,因此说得虽委婉,但不难听出它意欲保持中立状态。

在我的再三劝说下,首领终于被我说动,但因某些原因,必要等两日后再与我订下契约。我自觉任务已经圆满完成,便回去向师尊复命,师尊听罢虽没有发表意见,但今天却将任务转手给了相子木,显然是没有耐心等那两日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由担心起魔蛇来。魔蛇一族素来对圣地各路高手构不成威胁,也少有人会去刻意对付它们,故而它们一般听来者说明来意,就会从岩浆里游上岸现身。从昨日的交谈中,我感觉魔蛇首领是个佛系的和平主义者,态度恭敬,语气和善,拟成人形的话大约就是参透红尘、慈眉善目的老爷爷……以我对相子木的了解,若还要等待一日,首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。

思考再三后,我决定溜出去看看情况——可以用和平方式解决的问题为何非要用武力不可,何况这本就是我未完成的任务。

因着相子木在赤地的身份,即使有人发现我,也绝不敢上来过问。成功支开影之后,我这一路上便溜得十分顺利。

我沿着岩浆的分布挨个找了过去,在查探了几处后,我忽然嗅到一种淡淡的熟悉的气味。

血腥气。

我心下一颤,立刻顺着血腥气寻了过去——越往前,气味便越浓郁。

我抬眼观察着附近的景象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前方应是“断云崖”。

因着赤地地势起伏很大,所以圣地中亦有山川地形,断云崖便是高达百丈的山脉断层,崖底有大片岩浆包围,我现在所走的这条路,尽头便是崖底岩浆。

约莫赶了一刻钟,我方到达了崖底。眼前是一片黑色岩石搭建的不规则圆形平台,平台附近被岩浆照耀的火红,常人处在这里大约会觉得炎热难耐,但我体质偏寒,反而觉得温暖舒适。

但眼前的景象却让人很不舒适。

平台四周以及道路两旁,杂乱地陈列着十几条巨大赤蛇的尸块。有的生生自七寸处被斩断了身首,或是脑袋留在地上身体沉入岩浆,或是身体盘在岸上脑袋却不翼而飞;有的头颅因受重击炸开成瓣,白色的脑浆自眼眶里爆成一团;有的自蛇口被横劈成两条,骨肉内脏清晰可见……魔蛇死状惨烈,无一例外都是一招毙命,地面上积覆的血液有三寸厚,正源源不断地流进岩浆里。

我虽没有亲眼见过相子木的真正实力,但无人不知他在赤地的地位仅次于魔君;眼前这般惨状,或许他只用了三成功力罢了。

这便是赤地……弱肉强食,适者生存。

如果没有相子木,我在这里能活多久呢?可相子木又是个冷血嗜杀的魔……虽说是魔君的命令,但魔蛇罪不至灭族吧……

正当我内心忧愁之际,余光忽瞥见有一副无头蛇尸动了动。我连忙捏起法诀,向后退了数步保持戒备。

片刻,那尸体下缓缓爬出一条未成年的小蛇。虽然未成年的魔蛇也有普通蟒蛇大小了。

我暗自松了口气,一时忍不住仔细打量起小蛇来。它自蛇尸下爬出几尺,地上便留下了蜿蜒的血迹;只见它七寸处流血不止,却迟迟没有毙命。想来是因为幼小,相子木没有用力斩它,故而没有即死,但若不及时医治,恐也活不过半天。

我不知晓相子木究竟用了什么法子将这么多蛇自岩浆里逼出斩杀,但若昨日我能再好好劝劝首领,让它当日与我订下契约,现在就不至于灭族了。这条小蛇,怕是唯一的幸存者了。

察觉到我的靠近,小蛇警戒地向后退了退,若还有力气,它定会向我发起攻击。这小蛇应没有百年修为,无法与人言语,但应当通人性。我于是轻声说道:“别怕,我是来救你的。”

说罢我便蹲下身,捏起法诀为它疗伤。

五灵法术的法诀是相子木教给我的,但类属水灵的治疗法术并非人人都会,何况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水灵质。不过治疗术的本质是加快肉体自身愈合速度,并不能再生血肉。普通的伤可以用治疗术促其短时间内再生新的血肉,达到止痛止血的效果,看似是法术治好了伤口,实际靠的还是自身的生命体质和恢复能力。眼下小蛇虽受了致命伤,但因着它们一族生命力极强,所以用治疗术救治或许还有希望。

浅蓝色的光芒温和地笼罩在小蛇的伤口处,不多时,伤口便不再继续流血。因怕被他人发现,我见伤口止了血,便匆匆停止施法将它放进了岩浆里。

“你快些离开这里,越远越好——千万不要想着报仇!”虽然小蛇未必听得懂人语,但我还是忍不住叮嘱道。

见小蛇没了踪迹,我便开始寻思按着相子木的速度和习惯,此刻他应该正在前往圣殿的路上,而面见师尊回去后,有洁癖的他定然还要沐浴更衣……这样一来我便还有一柱香的时间可以赶回去。时间虽充裕,不过还是趁早为上——我这般想着,一转身却忽然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此刻应该在圣殿报告的相子木,竟正站在我身后,脸色冰冷地盯着我。

我见了鬼一样吓得退了几步,险些掉进岩浆。

相子木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,因为生气,力气出奇地大,拉得我生疼。

“你、你……我……”我的心脏怦怦直跳,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倒是相子木见我站稳后,便松开手恶狠狠骂道:“你找死吗?!”

我被惊得一身冷汗。虽然以前我也做过一些让他生气的事,但他这么生气我还是头一次见到。想来他已知道我私自救了小蛇的事——若是被师尊知道,恐怕他和我都要遭殃。

见我吓得呆住,他便不再言语,转而一把拽住我的衣领,将我扯到了身前。

“对、对不——”

“闭嘴。”

他说着捏了个法诀,脚下浮现出一个紫色的法阵,旋即紫光一闪,再睁眼时,我们便已在血魔殿正殿里了。

“给我跪两个时辰。”相子木指着殿里最靠里的一根柱子说道:“敢动一下,就加一个时辰。”他说着吩咐静候在一边的影道:“我去更衣,你看着她。”

他说罢便转身自殿后的走廊走了出去。

我虽然老老实实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但脑袋里却思考着一会该如何狡辩,啊不,解释,才能给自己减刑。

过了没多久,相子木便穿着一身素衣过来了——他惯穿的是玄色和红色,只有沐浴和休息时才会换上素色。

“你胆子不小,竟敢私自出血魔殿。”或许是洗了个澡冷静的缘故,此刻相子木的语气反倒相对平静。

“我错了……”

“在这里,任何人都可能因自己不慎的举动丢掉性命。”他冷冷嘲讽道,“到那时,你的善念也好,同情心也罢,能救你吗?”

“不能。”这个时候当然要乖乖按着他的意思来回答了。

“你再敢莽撞,我就把你绑起来丢到虫洞里呆上三天三夜。”

虫洞是圣地用来堆尸养蛊的地方,属于鬼蛊婆婆的管辖地。虫子和人尸都是我最怕的东西,即便不动武,对我了如指掌的相子木也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惩罚我。

“不敢了。”我小声地,故意用一种可怜的口气说道。

相子木沉默了片刻,旋即转身对影道:“我去休息,你看着她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影恭敬地行了个礼,相子木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我于是乖乖对着柱子跪了半个时辰,好在期间影离开了好几次,没人看着我时,我便可以偷懒休息。

又过了半个时辰,影忽然凑到我身边捂着嘴小声道:“主人已经睡着了。”

影不愧是我的朋友——不,此刻他简直是我最亲最爱的人。

而影这样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感情的存在,真身却只是一堆稻草。

他是相子木用自己的血炼化而成的稻草人。他的外表披以画成的人皮,内部由稻草编织,意识则是以血液炼化——三洲之内,只有相子木的家族拥有这种操控和炼化血液的能力。

据说最初相子木并不知道还能炼出有自己思维的稻草人,他炼了百来个,本来只是为了在战斗中当做替身使用,而影却意外地诞生出了意识,因此成为了唯一一个存活至今的稻草人(也是唯一拥有固定皮囊的)。影的外貌在绘制时以相子木为原型,所以两人看上去宛如兄弟,但影的性格却与相子木大不相同。平日无事时,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和影一起在相子木背后讨论他;每每看着影做一些相子木完全不可能会做的事,说他不可能会说的话,就会有一种微妙有趣的违和感。

相子木虽然看似孤冷凶煞,但除了他动怒时,我并不怕他。但整个圣地除了魔君,碧无恨以及紫竹,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。

魔君是赤地的首领,自不必多说;紫竹和相子木自幼相识,关系密切;而碧无恨在赤地与相子木并称为“碧血双刹”,可见实力与之相当,否则以他的言行,早就被相子木杀了一百次了——就冲他一口一个“小木头”,相子木每每听到,就会气得与他决斗。

现在的相子木比我高两个头,属于正常男性身高范围,影告诉我因为相子木幼时因为体质特殊,所以十四岁之前都是又瘦又小的孩童模样,这才会被碧无恨戏称为“小木头”——什么时候我修行的和碧无恨一样厉害了,我也天天喊他“小木头”。



更多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宛梦录



更多宛梦录章节摘要:

第104章 内部之争

两日后,我的身体基本已经恢复,于是我们一行人向掌门师叔辞别,几日后便回到了帝苑。关于连城雪一事,天羽中大部分人选择相信她,但此事最...《宛梦录》作者:水淑子

第113章 南郢谋圣

虽说父君只是召见柳洛羽,但我左右无事,便跟着一起去了。来到凌霄后殿拜见父君后,父君开门见山地将事情告诉了我二人:除季白子一队外,其...《宛梦录》作者:水淑子

第146章 顺蔓摸瓜

林玥和凌翦接了任务,便立时向冉州赶去。在冉州镇龙府的帮助下,二人即日骑马来到了死亡人数最密集的裕德镇。这件案子看上去似乎毫无头绪,...《宛梦录》作者:水淑子

第140章 九龙战戟

我回头一看,果然是哥哥及时赶来——这是他第二次在我无助的时候出现,救我于水火之中了。但这一次浩文的脸上可没有往日的温文儒雅,他的眸...《宛梦录》作者:水淑子

《宛梦录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、【第140章 九龙战戟】免费阅读,作者:水淑子。


回合制 新玩法
好玩的回合制游戏
最新网游回合制
什么网游免费
免费的回合制网游
回合制游戏大全
好玩的电脑游戏
推荐几款好玩的网游
热门端游
电脑游戏平台哪个好
角色扮演网游





本文关键词:宛梦录免费阅读全文
猜你喜欢